槍無空響。

It's my turn now.

[Y2]No Nuts No Glory-4

“明天的计划是什么?”
“支援前线,撤回伤员。”
“我要听关于我个人的。”
“你应该知道的吧?”
樱井放下手里的黑色塑料碗,碗底扣在桌面上的声响恰巧替他短暂的沉默做了过渡。
“你要做的是提供一切空中支援,奈川不至于不教精英兵这个。”
“当然教,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明天我的飞机里装的是不是实弹。”
“即使不是,你的飞机又不是一直在空中待命,从舰船上起飞之前会有人检查好这一切的。”

二宫常听人说,前线是一片被烟尘充斥的炼狱。
炮火的硝烟永远都是前线战场的主角,陆军的协奏曲是弹壳掉落的声音,空军的鸣奏曲是引擎推进的声音,海军的小夜曲则是海浪拍打船身和声音。
二宫曾经见过一些从前线撤回的伤兵,他们即使躲过了致命的伤害,但那些炮火砸在他们生命之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他曾经想过,自己为什么要成为这个炼狱的一份子。
但每次的每次,这个问题最终都已无法找出匹配的答案而不了了之。
为了随意搪塞自己强盛的好奇心,他下了个敷衍的粗略定论,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情报显示,他们大概被困在这个区域,离海岸线有一段距离,战舰可以提供的支援受地形的一定限制。”
“通讯情况如何?”
“只能联系上少部分人。”
“那足够了。”

接收到求救信号的那一刻,二宫扫了一眼指挥室正中央大屏幕上的GPS定位,立刻转身一路小跑至甲板。
当他已经向后勤人员确认完战机一切无虞,樱井的指令才刚刚通过手环传来。
二宫立马附身钻进了机舱内部,扣上头盔,建立好精神链接,他再次确认了任务地点。

“中校,已为您连接上陆军上校德川的通讯设备。”
“德川上校,空中支援将会在45秒后抵达,请上校从我所创造的缺口中带队脱出。”

二宫一边与那里被困住的陆军上校联系,同时已经启动了引擎,在甲板上指挥人员的指引下成功起飞。

“这里情况不太对劲。”
“到处都响着枪声,但没有人受伤,我们也看不到敌人。”
“侦察兵显示身体特征一切良好,但已经失联超过二十五分钟了。”
“这里......”

德川的声音被一阵忙音所截住了,协助者同时也发送了失去连接的报告。
这里怎么了?德川并没有说完。但二宫的飞机已经快要抵达那片区域。
他也觉得很奇怪。
明明是一片开阔的平原,四周没有什么遮挡物,二宫可以确认没有武器在针对他们,他无法放下任何的炸弹,因为这和原本描述的地形全然不同。

二宫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那片地面上好像有什么在吸引着他过去,好像有什么非得让他过去。二宫确实这么做了,他飞到那片区域的正上空。他犹豫着是否飞到低空去视察。
正当他要下拉机身的时候,通讯频道里传来了樱井不可抗拒的命令。

“立刻返回舰船。”

像是如梦初醒一般,接受到清晰的指令,就算是现在意识有些迷茫的二宫,也会执行军人的本能,听从命令立刻调转了方向。
他快速返回甲板,发现樱井已经站在甲板上。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出机舱就立刻小跑到樱井的身边。
樱井一把抱住他,这下轮到二宫彻底迷茫了。他并不抗拒这个怀抱,但他实在不明白樱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呃,舰长……?”
“确认了,这个应该是二宫和也本人。”
二宫始终保持不太理解,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的状态。

“这是个骗局。”
“你那时所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
“上个月我们就因为这种类似的骗局失去了一个飞行员。”
“实际上这件事情并没有被官方重视。”
他跟着樱井去了属于舰长独自一人的寝室,锁上门之后从床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根银色的手环。他把手环朝下,放在一个便携式的读取器上。
二宫看到了与今日几乎完全相同的景象,唯一不同的是,那位飞行员去了低空视察,被一架不知在何处的高射炮击落。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欺骗视线的。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是个太过于真实的骗局。”
“但是二宫,你绝对不能出事。”

原本坐在床上思考的二宫,鬼迷心窍的拉住了正要起身打开门锁的樱井。他拉扯的地方很微妙,不是拉住了樱井的手臂,而是扯住了樱井左臂的袖口。
樱井转过身来,二宫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随意打量他的脸。他不得不感叹,樱井那双眼睛,太过于漂亮。
即使是现在,那双眼睛里除了写满了疑问,也同样包容着一片星河,像是下一秒就可以把二宫整个容纳进去。
他连忙松开手,樱井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转过身继续打开门锁。

[y2]No Nuts No Glory[3]

一点整,二宫站在空军基地的大门口。樱井派来的下士此刻已经站定在他面前。
他在军车上睡的近乎可以说是昏沉,那个下士甚至要钻进车内把他摇醒。

“就是这里吗?这是海军的……基地?没有海的,海军基地?”
确实很难以想象,在一个可以说是荒郊野岭的地方里,没有人可以猜到这一圈钢筋铁骨所围绕着的是海军的基地。他们顶多会认为这是陆军所占的地方,怎么也想不到海军头上去。
二宫从下士的手里接过一块浅黄色的徽章,按照下士的说法半信半疑的靠近左胸口前的制服,徽章像是受到了某种引力一般忽然贴在了制服上,无论怎么晃动都不会掉下来。

“这个徽章是上校示意的,他给了最高外来级别的身份识别,上校希望在进行对接后可以请你去白金号上熟悉一下舰内的设施。”

对接进行的很顺利,二宫之前做了很多关于对接上的问题的思想工作,甚至牺牲了一部分睡眠时间去思考对策,但显然他做了一场无用功。
他和樱井的思想,是高度同步的。
模拟作战中有一项是引开敌方军舰,所有人都认为二宫应该利用火力进行吸引,而二宫却故意放低了战机的高度。
“向右两点钟方向飞一段距离。”
樱井在通讯频道里突兀的下了指令。

然后转向八点钟方向滑翔,等对方到了火力击中区域之后,立刻按照最短航线返回。
樱井翔刚要告诉二宫和也,就看见他的飞机已经转向八点钟方向缓慢滑翔。
他知道自己不用再说下去,只要赶赴到那个接应的地点就好。

“下午好,樱井上校。到了海军基地以后先去对接了,还没来找过你。”
“没什么关系,我并不认为我们之间最重要的是这种客套的交际。后天海岸作战的空中支援还得靠你了。”

二宫并不清楚舰船内部的构造,只是粗略记了几个重要舱室的位置,他在樱井身后突然停住脚步。
樱井走了一小段距离没听见他的脚步声有些奇怪,也停下来转过身体,不解的看了看二宫。
“你怎么知道我会往八点钟方向滑翔?”
“你不想用火力来吸引,所以选择了用看似和军舰汇合的方式吸引敌方靠近。而根据当时白金号的航向来计算的话,八点钟是有汇合最短距离的方向。”
二宫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他示意樱井转过头继续走,嘴里小声嘟囔着好饿好想吃东西。
樱井翔并没有漏过这声哀怨,他甚至没回头就直接向二宫发出了邀请。
“待会一起吃晚饭?虽然只是基地的食堂。”
“最后一顿晚餐吗?”
“我可没有办法给你找出抹大拉的玛丽亚。”

[y2]No Nuts No Glory-2

坦白来讲,二宫和也没想过自己这么快就被收编进了特战队。他知道那些通过优先考核的列兵会在经过一定时间的观察期后被收编,但不知道还有考核当天就直接签署文件协议的。

这确实让他很吃惊,但也无所谓了。

他将签署好的文件递过去,濑户又拿出了另一份新的牛皮纸袋。

“这是上层最新的秘密情报,也是你以后会经常接触的东西。姑且先熟悉起来吧。”

即使战争爆发已经将近小半年,政府依然没有公布敌军的身份,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外来的高等生物。但从首张的情报上来看,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

“我和松本少将还有事,就先走了。樱井上校会留下来协助你阅读情报的。后天十点到这里报道,没问题吧?不用行礼了,了解情报更重要。”

二宫的脑海中充斥着一张张被称作是机密文件的高清图片,对于濑户的话他只是粗略提取了重要信息之后就随意的丢在一边,他将这份已经被翻阅过一遍的情报郑重的放在桌上,对着他面前依然端正坐着的樱井翔发问到,
“樱井上校,我们到底是在和什么战斗。”

到底是在和什么战斗?

樱井实际上也不止一次的思考过这个问题,敌军的身份太过于神秘,武器来源也让人不由得在意。
如果是外来的高等生物的话,武器的制造过程绝不会如此相像,但他们的外貌的确不像人类。或者说,他们就像是经过严重变异的人类。

——端枪的姿势,投掷爆炸物的姿势,都和人类太相似了。

他询问过上级,但上级所表达的意思明显就是“不要过问”,于是便只能就此作罢。

因而在二宫这样问他的时候,他也只能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二宫只当他是在敷衍自己,轻声啧了一声便也没了下文,将这叠情报整理整齐塞回纸袋,将纸袋完好无损的退回给樱井。
他站起身向樱井行了个军礼,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这个房间,准备回学校准备一下后天的报道。

这也太奇怪了吧,为什么海军的舰长总是要跑到空军的指挥部里?

是的,二宫和也在后天的准时报道时,又一次在指挥室门口碰见了樱井翔。他眼神颇为复杂的打量着樱井翔,看的樱井有些不太自在。
樱井试探性的询问自己是不是着装上有什么问题。

没有,什么都没有。
二宫回答的干脆坦荡,一边收回自己难以言喻的目光,快步走进上校办公室。

“我们考虑了一下,结合你在奈川的表现和在综合考核中的反应能力,你被收编到强击小队,至于海上对接的对象,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白金号,所以今天我也找来了樱井上校,如果你们双方都同意的话那么你的编制就全部定下了。”

怪不得会在门口见到那家伙啊……原来是这样,这么说的话以后见面的次数会越来越多的吧。

当二宫还捏着下巴发呆的时候,樱井翔已经进了办公室,从口袋里拿出惯用的签字钢笔在协议上签署好了自己的名字,他看看好像还在出神的二宫,悄悄的用手肘顶了顶二宫的手臂。

二宫还在思考,骤然被人打断,不由得瞥了来人一眼,一看是樱井翔瞬间没了脾气,毕竟他也算是自己小半个上司。
他可不想在签订协议的时候就被上司惦记上。
二宫随手拿过办公桌上的一支黑色签字笔,在协议的末尾处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樱井翔在和他大概对接了一下之后就离开了空军基地,而二宫也在这之后被带去匹配自己的战机。他被带到一个历经无数弯路才能达到的仓库前站定,他偷偷的瞟了一眼正在进行身份识别的带领军官所进行的授权行为,瞳孔识别声音识别指纹识别,应该还有DNA确认。

机库用得着这么严格的身份识别吗?保险库级别也不为过吧。

“这是独属于你个人的战机。你有一个给他起名字的机会,稍后我会将你和战机进行匹配。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提出来。”

这可真……酷啊?

虽然之前仅仅是作为飞行学院的训练兵,但二宫可以打包票的讲他从未听闻哪一位飞行员可以拥有仅属于自己的战机。
对于正在处于战争的空军来说,这显然不太可能。
那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特战队福利待遇如此之好?

“不,我没有任何疑问。麻烦上校教导我如何匹配了。”

是很熟悉的感觉。
考核时那种冲击力极强的金属感在匹配成功的那一刹那遍布了他的全身,但这一次明显温和了许多,她感受到这股金属感在体内缓缓流动,并不带有任何的攻击性,而更像是蛰伏在他体内。
与此同时而来的,是有些失真的AI的声线。

“您好,二宫中校。初次见面,我是您的私人协助者,在战斗过程中有任何数据上可以解决的问题我都会为您解决。同时我还负责战机管理,我会在战机异常时提醒您,对战机有疑问我也会为您解答。我不介意你用任何称呼来称呼我。”

“我头上的这个头盔,是什么。”
二宫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答疑的机会,他敏锐的找到了AI言语中对他有利的重点,毫不客气的发问。

“连接您的神经系统,在战斗中可以获得更高的效率和更好的效果。不过这有一定的风险,如果您的战机被摧毁的话,您的神经系统也相应的会受到损伤。但每个人所受到的损伤都不太一样,这个我无法向您解答,抱歉。”

简而言之,就是高风险的战斗强力辅助,而且是被强制装备上的。二宫翻了个白眼。
上校示意他操控战机在训练区中适应一段时间,同时给他佩戴上一根表明最高授权的门禁手环,意思就是下次整个基地都不会再有他无法进入的地方了。
二宫目送着上校远去的背影,将袖口下拉遮住了那根手环,深吸一口气摁下启动的摁钮。

适应新战机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在战机的AI和头盔的辅助下,二宫可以保证他已经适应了99%,剩下那1%——大概就是他还没有想好要叫这个私人协助什么名字。
二宫将战机稳当的停在指定的停机坪上,扣下头盔。那种神经连接的感觉却迟迟没有消失,他看见自己的手环闪烁了一下,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上校可没说过手环一定就只是门禁卡。

“关闭与战机的连接。”
他对着手环命令到。然后那种金属感很快从他的脑中剥离出来,他将左手抬高,手腕贴近嘴唇,对着手环哈了口气。

“中校,手环并不具备酒精测试功能。”
“我以为他们应该想到飞行员不能酒驾。”

也许没有人会和自己的智能手环开玩笑,更别提是有最高授权的智能手环。他捂着嘴正偷笑着这件旁人不知道乐趣在哪儿的事情,视线里突然闯进来一个海军制服的身影。
是樱井翔,他肯定到。虽然见面不过寥寥几次,但直觉敏锐的告诉他,这一定是樱井翔。没有哪个海军整天会往空军的地盘跑,除了最近正在和空军对接的樱井翔。

“北川告诉我你在这里适应战机,刚刚没看见上空有战机,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没想到你只是才停好战机。”

“啊……对,我觉得适应的差不多了所以就停下了。”

“下午有空吗?我想我们可以尽快完成对接,前线最近情况不是太好,随时可能需要增援。”

“有,不过我不熟悉海军基地的位置,而且我也……”

“一点,一点我会派人来空军基地,你跟着那个人就可以了,到了海军基地以后直接去第二舰队区。”

TBC

准备上战场了,大事情都可以准备上线了zzz
终于可以打仗了!!!!

[y2]No Nuts No Glory-1

森理山脉次高峰,滨兴峰。
9:25 AM

“综合考核最后会在这里进行,请各位学员按照各自的项目分配按时进行考核。考核优秀者有资格进入特别作战部队,请各位好好把握机会。二宫和也,你留一下,其他人散会。”
相叶用手肘捅了捅正在发呆低着头的二宫,微偏过头对他做出一个“你留下”的口型,随即立刻收回手臂,随着其他向后转向有序排成一列的士兵离开。
方才还站满了人的灰色大厅里只剩下二宫一个人仍然保持跨立的姿势站在原地,北川冲他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这么紧张。
“留下你是有点事情比较好奇,想一探究竟。那么我就明说了,在上次的模拟飞行第八号任务中,你为什么会突然拉高飞机,并且做出急转动作?”
二宫依然保持着跨立姿势,只是略微松懈了一些,脊背没有完全挺直,头也不抬的回答到,“报告长官,任务中天气虽为多雾,但通过但是的图像传感和声音传感,我在模拟器中判断前方不远处应有敌方战斗机,拉高和急转都是为了避开敌军。”
“判断?仅仅只用你的直觉,你可根本不是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北川微眯着眼,打量的视线四处飘忽着,在听了二宫的回答后声音骤然拔响,他像是怒不可遏般的朝着二宫质问到,二宫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并不需要接话,北川接下来一定有别的话要说。
果不其然,北川一下子平静下来,“下周的考核你不用参加了,上将的意思是,让你今天就参加优先考核。刚才没有被吓到吧?估计不会,你怎么可能会被这个吓到,你可是一点都不像对长官唯唯诺诺的其他士兵。你小子……真不错,挺给我长脸的。”
二宫对于北川无端变脸的本事心里早就有底,刚才的训斥不过也就是做做样子,他原本想要嘲笑一下自己教官的无聊,但当北川完整的说完那段话时,他倒有些意外了。他的确知道自己在奈川的成绩比较出彩,历年以来所有考核项目分数档都在A或A+的人并不算多,在去年的学员中仅只有三十五人,到了二宫这一届人数锐减到了二十人,而他就是这二十分之一。只是自己排名并不属于前三,按理说不应该被安排到优先考核之中。他不太确定的询问北川“您确定是我吗?不是其他同级学员吗?”
北川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时候成绩排名不代表一切的问题。你准备一下吧,五分钟后去战略模拟室接受综合考核。我没有办法陪你进去,只能在门口等你了。说不定等你出来了我就该喊你长官了。”
“喔,谢谢北川教官的吉言——对了,太喜怒无常的话男人会加速衰老的,一点都不合算。”

“姓名?”
“奈川飞行学院A班4号,二宫和也。”
“训练兵二宫,你的机位号码是1820,根据机位提示进行综合考核,祝你好运。”
二宫跟着那位带领他走到机位的人穿梭在模拟室里,他一点都不觉得紧张,甚至颇有闲心的打量了下这个模拟室。模拟室很大,周围一圈都采用了玻璃作为外围装潢,外头能看见山峰上的积雪和不少在雪中露出个脑袋的岩石,白雪刺眼的白光使得二宫的视线并没有在上面停留多久,他转回脑袋,又开始打量起室内。
“训练兵二宫,别把你的眼睛放到不该放的地方去,你的机位已经到了。”
他被人拍了下手臂,立马收回目光,按照一直训练的一样坐进模拟器里头。双臂侧举,脊背向后靠,等到安全带自动扣上后手再搭上方向把控区域。他注意到这里的模拟器不太一样,和平常训练的不同,这个模拟器里多了几样仪器,有一个看上去像是摩托车头盔的玩意,其他几个实在找不出什么可以用来类比的事物,总而言之,难以猜测,二宫暂时无法分辨出这些都是用来做什么的。
反正考核也不会用到,就算用到了也会教会我们怎么去使用。不过虽然是这么想的,但他的好奇心依然驱使着他去触碰那几个仪器,当他把手指放上去的那一刻,他开始后悔前几秒自己做下的决定。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受,好像有什么东西和自己忽然联系在了一起,他甚至可以在自己的大脑里感受到机器的冰冷。他感觉身体的感官都变得不太一样,听觉上的增强让他能够听见整个模拟器任何一个角落的声音,这些数量庞大的信息一股脑的涌进他的脑中,在每一个细胞里叫嚣。他努力坚守着最后一丝清醒,把自己的手撤了回来。他庆幸考官都忙着等待指令,没人看到短短几秒内他把手放上他所不认识的仪器。
考官忽然转过身来,一一拿起这几件仪器,他先是把头盔扣在二宫的脑袋上,然后把那些仪器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分别佩戴在了二宫的双臂和胸腔这里。他原以为自己会遭受第二次意识上的冲击,但并没有,这些仪器在被穿戴上之后显得额外平静,就好像只是缠绕在自己身上的绷带一般毫无痛痒。

这可真是太刺激了。
二宫隔着玻璃面罩不知道冲谁翻了个白眼。
他向考官点头示意,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考核的准备,考官向他回敬了手势,替他关上了模拟器的大门。二宫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样子的考核,他甚至猜测是不是要把自己曾经学过的都挨个考核一遍。
在屏幕上显示Loading 100%的时候,二宫终于知道了这项考核的内容,配合支援。
喔——原来这个头盔并不是用来防止我因为太过兴奋撞上别的东西的,而是用来给我提示任务的。
玻璃面罩上数列着几项需要完成的任务,配合环形屏幕上的情形,如果不是之前知道,二宫可能会以为自己在打游戏。
这种感觉也太像游戏了吧,所谓的考核也太没有意思了。
有了头盔上的提示,考核进行的不能再顺利,一路下来除了自己没有击落敌机没有获得加分之外,应该不会出现任何扣分情况。
这么简单的考核,这是摆明了这里所有参加考核的都可以直升特别作战队吧,那有什么意思?

考官再次走进模拟器的时候,二宫心里不知道说了多少吐槽的话语,但他依然保持着脸上的严肃神情,在安全带自动解开后准备离开舱室。他刚要起身,却被考官一字一顿的喊了名字。
“二、宫、和、也,对吧。”
二宫不解,站起身后应了一声,然后自顾自的摘下脑袋下的头盔,没了头盔后,他感觉自己自在不少,但当他看到考官脸上复杂的神情后,那种自在感消失的一干二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些迷茫的站在原地。
“待会摘除身上设备后,跟我去一趟指挥室。”

在正式到达中央指挥室之前,二宫已经不知道向几个军官行过礼了,从模拟室到指挥室的这条路上仿佛哪里都是高级军官,二宫感觉自己的手都有些发酸了。同时他也没忘记说是要在模拟室门口等他的北川,他试探性的询问身前领路的考官,“长官,我想问一下……指挥室门口的北川中尉……?”
“我们已经通知过他你今天没法回到奈川了,他已经在回去路上了。”
“我明白了,谢谢长官。”
“不用客气,指挥室到了,请笔直向前走,在第二个拐弯处向右,上将在等你。”
那位考官说完便向后转,朝着另一个方向径直离开,留下二宫一个人站在满目都是白色的指挥室前,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进去。
他并不知道自己见上将是好事坏事,心理建设什么都没做,等于是去受惊吓的。但自己又不得不去,他正踌躇着该先迈左脚还是右脚,身后就响起一个声音。
“因为没有权限而进不去吗?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正好我也要进去。咦,你还没有被收编至任何一个部队吗?真稀奇啊……能在指挥室看到训练兵。”
二宫下意识的回头看向出声的那个男人,从制服上看,他应该隶属海军,二宫着重的看了一眼他肩上的军衔,上校官衔,应该是个舰长吧?
二宫连忙找回自己的思绪,点点头往后撤过一点距离,给那位上校留出一块验证身份权限的地方。
那个上校看着他的动作不禁噗嗤笑了一声,他比划着向二宫解释到“那一块地方一般是检验物品的,身份检验都是通过正中央的那个摄像头。你刚刚可能站在摄像头的盲区里了。啊,对了……不用觉得拘束,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樱井翔,和你们空军联合作战的机会很大,说不定下次有机会见面。”
像是故意等待樱井翔说完话似的,红外线早就扫描完了樱井翔,但等到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后才慢慢悠悠的向两旁拉开。
樱井翔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二宫走在前面。二宫虽然不太好意思,但见上将的事情更加重要,他连忙提起步子,向之前考官说过等我地方走去。
他听见指挥室的门关上的声音,略显沉重的声音连带着让二宫觉得心里没底。
他向前走去,然后向右拐弯。伸手扣响了上将办公室的钢制房门,在得到许可后推门而入。
他看见两位高级军官坐成一排,占据了长桌的一边,虽然军官之中还遗留着一个空位,但二宫知道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座位,因为长桌的另一边也有一把无人占据的椅子拜访在哪里。
“列兵二宫,请坐。不必感到害怕,我们和你谈的是一件好事。”
二宫暗地里深吸一口气,走到椅子前强作镇定的坐下,听到是好事,他心里安定了许多,自然而然的两手相扣以肘支撑在桌上。
他正要开口,房门又被打开了,二宫心想这下人都到齐了,要正式开始了。他悄悄的回头看了一眼来人——这不就是刚刚给他开了指挥室大门的樱井翔吗?
“樱井你来的比训练兵还晚,不应当啊。”
“抱歉抱歉,刚才在走廊上耽误了一会,我看时间还没到所以就解答了一下他的问题,严格来说我距离迟到还差一分钟吧。”
樱井翔拉开二宫正对着的那把椅子,从容的坐了下来。他一眼就认出了二宫,嘴角扯出一个幅度并不算大的微笑。
“很巧啊,原来他们要培养的训练兵就是你。我早就该想到的。再次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樱井翔,隶属海军战列舰部队,白金号的舰长。这两位分别是陆军行政特勤支援部的松本润少将和空军指挥部的濑户成海上将。”
被点到名字的军官分别都冲点了点头,濑户拿出一份用牛皮纸袋收好的合同,递到二宫面前,还替二宫调转好了文件袋的方向。
“我们很荣幸的向你宣布,本次的综合考核只有你一人通过。这是特别作战部队的保密协议,在签署了协议以后我们就可以准备开始商谈你以后将要进行的任务了。”
……哈?二宫明显愣住了。他接过牛皮文件袋,将白线一圈圈的绕开,拿出里面仅有三张A4打印纸的保密协议。
我知道飞行员可以飞过高山越过峡谷,但不知道飞行员的人生经历也可以起起落落。二宫再确认过协议内容后签下自己的名字,由衷的对自己感叹到。

TBC
——————————
尼糯米顺利进入特战队,接下来要走的路可就更长啦。没事执行执行任务,有事就找樱井上校求他帮个忙,帮着帮着,没想到樱井上校还把他自个也帮进来了。没办法,谁让二宫是白金号的指定空中支援呢——?
要上战场了,重头戏不远了(……)
下一章大概就轮到爱拔和利达上线了。

[y2]No Nuts No Glory

记一下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一直写的大坑。
架空世界的战争设定。
非常架空,架空到会编造武器型号(……)
尽力做到周更爆字数,结局当然是HE,过程大概会虐吧,毕竟战争设定。
接下来是几个小设定。世界观在序章会交代清楚,预计下周周末可以写出序章+第一章。
关于五人各自的身份设定。
大野智:战地医生,不跟随前线,只在后方驻营中救治伤员,职业素质、能力上佳,很受尊敬的战地医生。毕业于正旬军校,与樱井翔是同级校友,校内应届毕业生。毕业后直接进入驻扎医疗三队,后被收编至白金号担任随舰军医。
樱井翔:曾任海军上校,后因战功显赫晋升为中将。毕业于正旬军校,是校内应届优秀毕业生代表。毕业后进入荆棘号潜艇进行实习考核,在军演中表现出色被编入白金号战列舰,授予舰长身份,上校官衔。
相叶雅纪:飞行员,侦察航空兵,中校官衔,隶属空军特别作战部队。毕业于奈川飞行学院,应届优秀毕业生之一,毕业后进入侦察第一分队进行实习考核,在军演中表露出惊人的应变能力被收编至特别作战部队侦察小队。
二宫和也:飞行员,强击航空兵,中校官衔,隶属空军特别作战部队。毕业于奈川飞行学院,应届优秀毕业生之一,在毕业考核中展现出强大的判断力,配合能力,被直接收编至空军特别作战部队总队,可担任歼击、侦察航空兵。
松本润:秘密特工,表面军衔为陆军少将,收编于行政战斗勤务支援部队。毕业于乔北军校,应届精英班成员之一,主要受训方面为潜入及情报窃取,没任务的时候被派遣去各个部队进行审查。实际被收编至“Solar”特别行动小组,担任组长一职。

(大家都是非常精英的啊……)

关于大家的交际关系设定。
大野智和樱井翔虽然是同级校友,但并不是在学校就发展的挚友关系,两人在大野智被调任至白金号上才知道原来都是同校的同级生,又出于互相欣赏互相肯定的缘故发展为非常要好的挚友关系。
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小时候就是竹马竹马,又在长大后受教于同一个学校,虽然在各项训练上有些许差别,但基本训练都是一块上的,关系十分要好(这是肯定的啊!)虽然在二宫和也被收编至特别作战部队后,两人训练场地就此分别,但没过多久相叶雅纪也被收编进来了。
松本润因为平时审查并不同于其他军官刻意挑刺的缘故,跟大家关系都很不错,虽然表面官衔较高,但是私下大家都把他当做弟弟,二宫和也尤其宠爱这个弟弟,通过松本润熟识了樱井翔和大野智二人。

其他的就不一一赘述了,因为太多了……
副CP有点想写模特组,感觉俩搞侦察情报的在一起很不错!磁石的感情会比较慢热,毕竟海军和空军见面不容易啊!(……)该甜的绝对七十二分花式甜,再虐也不会虐到吐血身亡的,真的!
初步的大纲以及几个有意义的画面已经构思好了,欢迎各位gn和我一起交流讨论更多细节!
给看到这里的gn一个小心心♡